菜单导航

辛苦一年不容易 劳动维权需懂法

作者: 合同范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7日 15:45:49

随着我国劳动法治建设的日臻完善,劳动者维权意识的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纠纷时,选择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权益。但从仲裁院近年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实践来看,由于劳动者法律水平不高,对相关法律不甚了解或存有模糊认识,往往导致他们在维权过程中步入误区,吃了不少哑巴亏。如有的劳动者明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但是主张二倍工资差额被驳回;有的劳动者明明有加班,但主张加班工资却不被支持;甚至有的劳动者在维权过程中,采取暴力和非理性手段,最终由维权变成“违法”,讨薪变成“讨刑”等等。为此,梅州市仲裁院把近年来我市发生的一些真实案例,采取以案说法的形式详细为您作答,供广大劳动者学习参考,提醒劳动者维权需懂法,以期对劳动者维权有所帮助。

误区一 仲裁请求都属仲裁受理范围

案例:王某向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称其工作单位某制衣厂未依法为其参加社会保险和缴纳社会保险费,要求该公司为其补缴工作期间的社会保险费。最终,仲裁委员会以王某的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仲裁受理范围为由,裁决驳回其仲裁请求。

释法: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劳动者要求补缴社会保险费的,应向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提出,该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仲裁受理范围。此外,要求补缴住房公积金、补正人事档案内容、要求办理退休手续、要求确认工龄等请求,亦均不属于劳动争议仲裁受理范围,不应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

误区二 已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达到退休年龄人员与用人单位之间仍然存在劳动关系

案例:何某称其于2013年5月起进入某科技公司上班,从事制作线路板网版工作,月工资为6200元,2018年10月被公司无故辞退。随后何某申请劳动仲裁,请求公司支付工作6年的经济补偿金37200元。仲裁委员会经过审理后,以何某已领取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与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驳回了何某的仲裁请求。

释法:根据法律规定,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劳动合同终止。本案中,何某是市属某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在2013年到某科技公司工作之前已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社保机构按月向其发放养老金,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何某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不具备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不适用劳动法的调整范围。仲裁委员会经过审理后驳回了何某主张经济补偿的仲裁请求。此外,《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还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劳动合同终止。因此,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如果员工主张劳动权利(如经济补偿、加班费、最低工资等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权利)是不能获得法律支持的。

误区三 法定时效无期限

案例:2013年12月1日张某入职某单位担任保安员,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9年5月离职并申请劳动仲裁,主张入职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最终,仲裁委员会以张某的仲裁请求超过仲裁时效为由,裁决驳回其仲裁请求。

释法:依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未依法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额外支付的二倍工资差额,是对用人单位未履行法定义务的惩罚,并非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因此,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不属于《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不受仲裁时效期间限制的范围,而应当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法律具有公开性,本案中,用人单位应向张某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时间段为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1月30日,张某于2019年11月申请劳动仲裁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显然已超过法定的仲裁时效,用人单位提出超过仲裁时效的抗辩,仲裁委员会依法驳回了张某仲裁请求。

其实,在劳动争议中不仅仅是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还包括主张工伤待遇、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等等,都应该在规定的时效内提出仲裁处理。简单说,就是主张权利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进行,劳动者要切记:一旦权利受到侵害要及时维权,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大觉的人,超过了仲裁时效将不再受法律保护。

误区四 未经工伤认定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