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以案例切入探究意思表示解释方法与规则

作者: 合同范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20:09:21

(一)“调解协议案”:陈某连与某市四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建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该案庭审调解笔录记载:“四建公司认可结欠陈某连货款4021743元,自愿于2015年2月17日前支付货款200万元及利息5万元;四建公司于2015年2月17日前履行支付货款义务的同时,陈某连应申请解除对四建公司银行帐户的冻结。剩余货款2051743元于2015年9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该案民事调解书载明:“一、四建公司尚欠陈某连货款4021743元,按如下期限支付,2015年2月14日前支付200万元,剩余2051743元于2015年9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二、四建公司应于2015年2月17日前向陈某连支付利息5万元。三、如果四建公司未能按上述第一项、第二项约定按期足额付款,则陈某连有权就余欠款项另加违约金15万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调解书生效后,四建公司如期履行第一笔付款200万元。2015年2月12日,陈某连向法院提出解除查封、冻结申请书。2015年4月2日前,法院解除了对四建公司所有银行账户的冻结措施。2015年5月11日,陈某连以四建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支付利息5万元的义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受理后,强制扣划四建公司银行存款2246361元。四建公司提出异议,认为依照调解书主文第一项,四建公司给付货款的义务是分期履行的,调解书主文第三项所谓“余欠款项”是指每期到期履行后所余款项,四建公司对第一期款项已自动履行完毕,第二期尚未到期,陈某连不能对未到期部分欠款2051743元申请强制执行。因此,申请人陈某连强制执行条件尚未成就,法院受理其执行申请并扣划四建公司银行存款错误。

本案调解书中确认的还款协议系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达成的契约,协议中相关条款属于有相对人的意思表示。在执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对于“余欠款项”的含义产生不同理解。陈某连认为,“余欠款项”应系协议书中包含未到期的全部剩余款项;四建公司则认为,“余欠款项”仅指该期到期款项,不应包含未到期款项。两种不同的理解导致截然不同的法律后果,此时,需要对“余欠款项”进行解释以还原双方意思表示的真实含义。

(二)“211遗嘱案”:张某甲与张某乙、张某丙继承纠纷案

2014年12月1日,张某某书写遗嘱一份。遗嘱载明“我有济南市历城区××小区×××室房屋一套,现在市场价值40万元左右,由三个子女张某甲、张某乙、张某丙共同继承。该房产在我去世后三个月内出售,三个子女所占份额分别为张某甲20万元,张某乙10万元,张某丙10万元。”2017年2月2日,张某某去世。2017年3月,张某甲、张某乙、张某丙共同将房屋出售,获得售房款100万元。

对于该售房款的分割,三继承人意见不一。张某甲认为,按照遗嘱中对房屋的分配比例,自己应当拥有房屋价值一半的权利,即售房款100万元的50%,为50万元。张某乙认为,按照遗嘱中的分割方案,张某甲比自己和张某丙多分10万元,因此,应当从100万元中先支付张某甲10万元,剩下的90万元由三人平分,即张某甲分得40万元,张某乙、张某丙各分得30万元。张某丙认为,遗嘱仅对售房款中的40万元进行了处理,对超出预估价值的60万元未作分割,因此,该60万元不适用遗嘱继承,而应依法按法定继承处理,即张某甲分得:遗嘱分配部分20万元+法定继承部分20万元=40万元;张某乙、张某丙各分得:遗嘱分配部分10万元+法定继承部分20万元=30万元。张某丙、张某乙的分配方案虽然不同,但分配结果是一样的,两者的区别在于遗嘱的效力是否及于超出预估房屋价值的房款部分。

为探求意思表示的真实意思,需要借助各种解释方法或者考量与意思表示相关的因素。第142条中规定对意思表示进行解释时需考量的因素包括:词句、相关条款、行为的性质和目的、习惯、诚实信用原则。依照民法解释学理论,以上解释时所考量的因素可以对应如下解释方法:按照合同的词句进行解释,即文义解释;按照合同的有关条款解释,即整体解释;按照合同的目的进行解释,即目的解释;按照交易习惯解释,即习惯解释;按照诚实信用原则进行解释,即诚信解释。

(一)文义解释

文义解释是指按照词语和文法对法律文本或者意思表示的字面含义所进行的解释。此解释包含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方面,文义解释是针对意思表示的字面含义,按照语法结构和语言规则、通常理解等方法所进行的解释;另一方面,文义解释原则上就是要使文本的字面含义具体化,目的在于通过阐释其字面含义确定文本的准确意思。文义解释是字面解释,以词句为解释对象,以发现为解释方法,以服从文本为解释姿态,解释的结果不能超越文本的文义射程,若超越文本可能文义射程的解释,则进入价值或漏洞补充范围,而不再属于文义解释。文义解释既包括对文本中某个语词的内涵所作出的解释,也包括对文本中某些字词的组合甚至整个文本语句的字面含义所作出的解释。因此,文义解释在不同的情形下被称之为字面解释、语法解释、文法解释或文理解释等。在这诸多名称中,仍以“文义解释”为最妥帖,因为它直接透露出解释的目标指向:对文字意义的释明。当然,语言文字都有其通常的用法,人们通常会以一般能够理解的方式运用字句,因此,当文字表达明白且不导致荒谬不可理解的结果时,人们应当接受通常的理解,而不能对其作出其他理解。

(二)整体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