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两大税种试水央地分税 收入划分亟待破题

作者: 合同范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7日 01:58:08

  目前,在中央和地方同时减收的背景下,有必要调整央地之间的收入划分,而调整的原则是在保持中央与地方的财力格局相对稳定的原则下,适度地向地方倾斜

  央地财政收入关系或将迎来重大调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发于2019.10.23总第921期《中国新闻周刊》

  财税体制改革中“最难啃的骨头”或将迎来突破口。

  日前,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该文件旨在理顺央地财政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落实减税降费、缓解其财政运行困难。

资料图:贵州余庆县政府政务服务大厅内,李女士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报税。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资料图:贵州余庆县政府政务服务大厅内,李女士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报税。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更值得关注的是,《方案》明确了多项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的措施,涉及增值税收入划分及留抵退税分担机制、消费税收入划分及征收环节调整等。

  该文件一出,即引起社会舆论关注,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规划了改革线路图。

  从40年前的财政大包干结束“大锅饭”体制,到二十多年前的分税制改革,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每一次变革不仅影响未来数十年的投资,而且对经济发展的模式带来一定的影响。

  如今,央地财政收入关系再次走到十字路口,会带来哪些影响值得观察。

  两大税种试水央地分税

  2016年5月1日全面推行“营改增”之后,所有行业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均纳入中央和地方共享范围,在两到三年的过渡期内,中央与地方按“五五分享”的原则对增值税收入进行划分。

  如今过渡期限已到,对于第一大税种的增值税,《方案》首先就明确了将继续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比例稳定。

  “地方只有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才能合理制定未来的支出政策。”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认为,在保持现有财力格局总体稳定的大原则之下,明确增值税收入继续保持“五五分享”,就稳定了地方收入的预期,也为落实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提供了财力保障。

  今年3月,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自今年4月1日起,中国全面试行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退税制度,只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符合规定的条件,不再区分行业,都可以申请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9月4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又发布公告,增大了部分先进制造业的退税金额,对于符合条件的增量留抵退税额允许在计算时全额退还。

  这项政策大大缓解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据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消息,这几年正处于转型升级的东风乘用车公司,2018年共获得2.56亿元增值税留抵退税,预计今年10月份,该公司将能享受到1.53亿元增值税留抵退税。

  然而,在“五五分享”的格局下,地方政府也同样面临50%的留抵税额,这对于已经面临减收的地方政府而言,无疑是巨额的财政压力。

  为缓解部分地区留抵退税压力,《方案》调整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规定增值税留抵退税地方分担的部分(50%),由企业所在地全部负担(50%)调整为先负担15%,其余35%暂由企业所在地一并垫付,再由各地按上年增值税分享额占比均衡分担,垫付多于应分担的部分由中央财政按月向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调库。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看来,此举不但减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更均衡了地区间的财政收入,因为留抵退税的额度较大的地区,要么是固定投资规模较大的地区,往往也是经济发展较慢的后发区域,财力有限。要么是研发投入较大的地区,创新型的中小企业较多,尽管地区财力较为充裕,要刺激企业创新,也必须直面留抵退税的压力。

  蒋震给《中国新闻周刊》举了个例子,假设位于深圳的某手机生产商需要向位于河北的钢铁生产商购买钢材,手机生产商的进项税款交给了河北,而销项税款则在深圳,退税由深圳承担,这就造成了不公平的情况。按照《方案》,深圳先承担15%留抵退税,其余由中央统筹调控,这样有利于公平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