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男子当两年“翘脚老板” 发现自己竟是“借款人

作者: 合同范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30日 09:02:11

  今天,是2019年倒数第二天,过了明天,我们就将迎来“二零年代”。年关到,又是盘点一年收成的时候啦。在你忙着数钱的时候,却有这样一批“悲催”的人,他们稀里糊涂就中了招,背上债,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们的故事,愿新的一年“天下无骗”。  

  人说,江湖套路深,消费者不要太天真!

  然而,你原本并不是行走江湖,只是来大城市谋生和创业,不料租个房子都能被套路,变成了借款人。

  更让人意外的是,不仅是租客,而且连房东都被套路了:坐收房租的房东,发现收到的房租竟是自己向别人借的款。

  大学毕业生,涉世未深!就算不租房,找个工作,却也是高高兴兴进去面试,悲悲切切负债出来,一场面试竟是一个“培训贷”陷阱!

  不找工作,不租房,只想医学美容。你以为医美只塑造天使,不料“医美贷”的利益链却制造着魔鬼:传销弥漫其间,医生只是挂靠,贷款利率比天高。踏进美容院,何处是归程?

男子当两年“翘脚老板” 发现自己竟是“借款人

  哪些“消费贷”能真正满足你一时之需?哪些消费贷却是用重重陷阱迎接你?每经记者调查立刻揭晓!

  房租贷 |上海一房东当了两年“翘脚老板”,却发现所收租金是自己向别人借的款

  在上海陆家嘴,张先生守着能“印钞”的房子(月租金1.6万元),却为借贷平台“印了钞”,而自己收到的租金,竟然成了自己向借贷平台借的款!借贷平台为何能“浑水摸鱼”,是怎样杀进房租这个利润链条上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展开深入调查,揭秘长租公寓深藏的种种套路,租房人和出租人都值得一看。

  当了两年“翘脚老板”  发现自己竟是“借款人”

  在上海陆家嘴有一套房的张先生,将房子租给了长租公寓。当了两年“翘脚老板”后,才猛然发现,收到的租金,竟然是自己从一家名为“鑫聚财”平台的借款。他发现自己被长租公寓和“鑫聚财”套路了。

男子当两年“翘脚老板” 发现自己竟是“借款人

  张先生到底是如何被套路的呢?

  两年多前的2017年5月,张先生与上海源涞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源涞公司”)签署了《房屋租赁合同》,将房屋委托给源涞公司,由源涞公司招揽租客,合同期为5年,每月的租金为1.6万元,房租为一年一付。即:源涞公司一次性付给张先生一年的租金。

  在签署合同时,张先生被告知,若要一次性拿到一年的租金,则需要与一家第三方平台“鑫聚财”签署一份《居间服务协议》合同。

  当源涞公司需要支付业主第二年租金时,业务员要求张先生继续与“鑫聚财”签署协议,由于此次签署协议是通过网上签署,张先生发现了自己的身份竟变成了“借款人”,也就是说,他所拿到的“一年的租金”,实际上是“鑫聚财”给其的贷款。

  “源涞的业务员说你第1笔租金是这样贷的,反正第1笔没问题,所以第2笔你就这样操作一下。”

  但张先生为什么还要签这个居间协议呢?

  因为在签署协议时,其中有一份协议上写着“业主与鑫聚财之间的债务由源涞公司承担”,再加上源涞公司“很气派”,所以他才签了这协议。

男子当两年“翘脚老板” 发现自己竟是“借款人

  “当时觉得付款方式是年付,不用一直催租金,主要是图省事。再一个,中介当时说是大公司,总部的办公楼又在港汇广场,很气派。”回忆起当时与源涞签署协议时,张先生这样说到。

  既然有源涞公司“兜底”,张先生为何还是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因为事情在第三年发生了变化。

  今年7月,当他需要收取第三年租金时,源涞公司却表示已经不与“鑫聚财“合作,但同时,源涞公司也并未支付他第三年租金。更让张先生苦恼的是,张先生还接到了自称是鑫聚财投资人打来的电话。对方表示由于鑫聚财已经出现“不兑付给投资人”的现象,要求张先生还款给鑫聚财,因为张先生是鑫聚财的“借款人”。以为对方是骗子的张先生挂了电话后,便向源涞公司的销售人员反馈了这种情况。然而,张先生得到的说法却是:“鑫聚财已经倒闭了,不要理他们。”

  与此同时,张先生的房屋里已经有了租客。也就是说,他把房子租给长租公寓(源涞公司)后,却没办法收到本该属于自己的租金。而根据此前签署的协议,已经产生了债权关系,此刻的张先生不仅没收到第三年房租,反而变成了“借款人”。且根据协议,如果源涞公司违约不偿还鑫聚财“借款“的话,就要由张先生来偿还。这样一来,本应该收租金的他,却变成了欠债的。

  业主是如何被一步步套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