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度】韦博英语“雪崩” 谁解“教育贷”之毒

作者: 合同范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06:41:10

如梦初醒的学员无课可上,此前办理学费分期的却依然要还贷,否则影响征信。

近年来,教育机构“违约”“跑路”的现象时有发生,预付款学费模式导致学员钱课两空,追诉无门。韦博倒下,被欠薪的员工做鸟兽散,学员愤恨不平,金融机构一脸无辜,同行唏嘘不已。

在英语培训领域依然能涌现独角兽的今天,一家成立20余年的品牌的轰然倒塌并非一日之寒,而是在错误的扩张道路上走得太远。是内部盲目扩张,经营不善,转型太慢,依赖教育分期的“咎由自取”?还是外部因素主导下政策监管收紧,线下成人英语市场萎缩,线上英语冲击下的“大势已去”?

回顾韦博的发展历史,这些因素都能在最后的“雪崩”中找到身影。

值得反思的是在市场优胜劣汰劣汰的法则下,最后为风险买单的似乎只有消费者。

“雪崩”前夜:教育贷成“慢性毒药”

复盘消费者的购买过程可以发现,“辅助入坑”的参与者很多。金融机构是否应承担更多责任值得探讨。

入坑:“教育贷”助力,监管缺失

家住武汉的巩女士是韦博英语暴雷事件的受害家长之一。今年3月份,巩女士为11岁的儿子报了韦博武汉徐东校区的青少课。学期两年,学费近三万元,不过销售推荐可以办理分期。

在销售人员指导下,巩女士下载了百度金融(度小满)旗下的有钱花APP,完成学费分期,首付2900元,分24期,每月只需要交一千多元,审核极其简单,只需要上传身份证,绑定银行卡。办理分期比全款多交3千多元。她认为,这只是平台收取的利息,学费每月通过有钱花交给韦博。

巩女士没有被告知的是,其实办理完分期,有钱花APP已经把钱都预支给了韦博。她背上了与金融机构的债务,无论韦博的课程终止与否,百度金融并不承担担保义务。

就这样,在培训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默契合作下,巩女士一步步在为今天的困境埋雷。“老品牌,连锁机构,值得信赖”,销售话术今天看来显得颇为讽刺。

10月14日晚上,巩女士突然收到一条停课短信,韦博要关门了。老师通知称,退款比较难,建议转机构。而在十一前,孩子还在正常上课。

这家机构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早在十一假期前北京、上海就出现关店潮,只是危机慢慢波及到武汉。

10月17日,武汉韦博英语全面停课。根据11月20日《长江日报》报道,当时仅武昌区涉及学员约一千多人,1826万元未消费培训费。

韦博倒闭已经成为社会关注事件。巩女士后来从武汉韦博中南校区“善后”的教育局工作人员得知,韦博上海总部已经把资金都转走,账上没钱了。

在武汉教育局牵头下,新东方、新航道、瑞思英语、英孚、美联英语等机构站出来,称免费承接韦博学员。而对坚持要求退费的学员,教育局引导其依法维权。

利用法律维权,巩女士也想过。只是韦博以合同存档为由,一直没有给到她合同,只有一张后期教育局给的学费发票。同时,起诉耗费时间和精力,即使成功,韦博作为轻资产公司宣告破产,也没有钱可拿回来。这让她进退两难。

目前巩女士最希望的是能暂停贷款,暂缓上征信。不过跟百度有钱花联系后,对方称必须有韦博通知,他们才能停贷。自身难保的韦博已再难联系。

7月初,韦博老师还极力向她推荐高达2.5万元的优惠暑期特训课。这是机构垂死的最后“一搏”。

巩女士现在才了解到,实际上,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出于规避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当时,巩女士一次要缴纳2年学费的时候并不知道政府有这样的规定。她曾问过当地的教育局工作人员,为什么韦博收费超过3个月没有禁止?对方回复,“每次去查,看到的账都是三个月。”

资深教育培训行业从业者洪涛(化名)在接受《商学院》采访时直言,“机构不是硬顶着政策不改,而是改了马上死,窟窿太大。”

如巩女士一样的家长,虽然已做了登记,但是并没有接到转学通知。即使少部分接到通知的学员,又会因为机构给出的条件不满意没有转学。根据其官网显示,韦博英语在全国62个城市有154家培训中心,累计学员近百万名。关于此次受影响在校学员总数,没有官方数据,据相关报道称,涉及全国万名韦博学员,学费过亿元。

地方政府已经介入,但数量有限的培训机构无法接收大部分学员。大批韦博学员在QQ群里组织了维权群。

无奈:只进行资质审查,经营风险无法预估?